您當前的位置是: 泵業網 >> 資訊中心 >> 產品資訊 >> 產業結構、城市規模與中國城市生產率
產業結構、城市規模與中國城市生產率
發布時間:2017/10/19 9:19:45    來源:本站【字號:大 中 小】次瀏覽
1890)很早就把集聚經濟的來源總結為三大外部效應:專業勞動力的匯聚、中司產品的規模經濟和地方性的技術外溢。新經濟地理集聚理論將DixitStiglitz(1977)的壟斷競爭模型和規模報酬遞增引人對集聚效益的分析,賦予傳統的外部效應內生的解釋(Fuitaetal.,1999)。傳統的集聚不經濟有若干來源:隨著城市規模擴張,個人實際收人因通勤成本增加而降低(Alonso,1964),地租上升和環境惡化也會削弱大城市對居民的吸引力(Krngman,1996),勞動力成本的上升則會使企業重新權衡在大城市獲得的集聚效益和在其他城市可得的低成本勞動力(Puga,1999)。新經濟地理學認為產業分散的主要力量是廠商在城市間的交易成本:由于農業生產的不可移動性,只有當區間交易成本低于某一臨界值時制造業的集聚才是穩定均衡(1<:11111,1991)。111)111311(1998)以城市土地和住房取代農業部門構建了理論模型,分析結果表明當區間交易成本篼于市內擁堵成本時,集聚方為穩定均衡。Ottavianoetal.(2002)的理論模型同時考察了不可移動部門和城市通勤成本,發現在多種力量的共同作用下,隨著區間交易成本由高位逐漸降低,空間均衡呈現由分散到集聚再到分散的變化規律。對集聚經濟和不經濟的大量研究共同表明,城市經濟效率可能會隨著城市規模的增長呈現先增后減的倒U型變化(O‘Sullivan,2000)。
早期對城市規模和效率的研究假設城市具有單一的最優規模,忽略了城市內在功能和結構的影響。理德森(Richardsn,1972)否定了單一最優規模的觀點,認為城市最優規模因功能和結構不同而異,他還認為對城市服務的需求決定著城市的最低“門檻規?!?。亨德森(Henderson,1974)基于城市規模經濟和通勤成本構建了一般均衡模型,各城市因其行業的規模經濟和集聚收益不同而形成專業化分工,不同行業所在的城市具有不同的最優規模。Durantcm證了不同類型的城市將走向功能化分工,如以總部和高級商務服務為代表的大中心城市和以普通制造加工業為主的中小城市。一些研究還證實以城市產業間(或部門間)關聯性所表示的產業結構影響著城市的效率和規模。CapelloCainagni(2000)利用意大利58個城市數據考察城市的“效率規?!?,認為城市效率規模隨著城市部門結構調整轉型而變化。CaPelI(2013)為此提供了新近的證據。Abdel-RahmanAnas(2004)的研究指出,在一個由不同規模城市構成的城市體系中,城市產業結構隨城市規模而變化,并且產業結構的差異導致經濟效率的差異。Abdel-Rahman Fuita(1990)和VenableS(1996)分別構建了理論模型考察中間服務業規模經濟帶來的城市集聚效益和內生機制:下游生產部門需要差異化的生產性服務作為中間投人品,中間廠商的數目越多,下游廠商從中間部門的規模經濟中獲得的效益越大、成本越低,因此,共享中間投入的制造業廠商會向同一城市集中;隨著下游廠商需求的增加,生產性服務業為實現更大的規模經濟而向下游制造業廠商所在地集聚,產生中間產品的“本地市場效應”,導致下游廠商的成本進一步降低。國際經驗研究還表明,總部、技術密集型產業和新興產業對中間服務有更高的需求。其中Aarlandetal.(2007)發現美國企業總部傾向于將大量商務服務外包給服務業企業,其要素報酬中的13. 4%用于支付會計服務,15.2%用于法律服務,36.6%用于廣告服務。因此,一個城市的產業越是高級化,生產性服務業增加值或從業規模的份額就越高。

本文地址://www.tsrix.icu/news_show-59441-1.html
轉載注明:奇迹觉醒官网
分享到:
關鍵詞:

熱點專題

更多